江森自控动力蓄电池项目签约落户重庆,不再核

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精简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以深化改革更大释放市场活力。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同时,北京长城华冠作为首家非整车制造业的企业拿到了国内第三张纯电动乘用车准生证。如此一抑一扬,在业界看来,此举是国家提早预防汽车业产能过剩,有利于引导更多优势资源及时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 “短期看,汽车整体产能并无严重过剩迹象,但存在结构性过剩。且如果任由车企扩大产能,传统燃油汽车2022年左右将出现产能过剩。”中国乘用车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 早在今年初,发改委已提及中国汽车产能结构性过剩问题。2016-2021年中国汽车制造业行业发展分析及投资潜力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37家主要汽车企业乘用车产能利用率为81%,商用车产能利用率为52%。汽车产能结构性过剩问题引起了发改委的警惕。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处长吴卫表示:“2015年末,中国已经形成汽车整车产能3122万辆,在建产能超过600万辆,超过了目前可以预见的汽车消费增长。”更令发改委担心的是资本冲动下的造车热,一旦更多资本投向汽车业,中国汽车业可能步钢铁业后尘,很快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 因此,在崔东树看来,“2022年左右,传统燃油汽车将进入产销量峰值停滞期。国家提早预防产能过剩,有利于引导更多优势资源及时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将推动中国自主车企的快速发展。” 令业界欣喜的是,在国家严控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审批的同时,新能源汽车生产审批的大门越开越大。10月10日,北京长城华冠拿到第三张纯电动乘用车准生证的消息传出后,公司董事长陆群向上海证券报记者确认:“公司确实收到批复。”这是首家非整车制造业的企业拿到纯电动乘用车准生证。长城华冠高管表示,作为首家拿到这一资格的新三板上市公司,这将大幅拓展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空间。 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前途汽车有限公司年产5万辆新能源乘用车项目核准的批复》,长城华冠旗下前途汽车有限公司的这个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项目,总投资201815万元,资金来源为企业自筹103006万元,申请银行贷款98809万元。 与前两家拿到纯电动乘用车准生证的企业(北汽新能源汽车、长江汽车)不同,长城华冠只是一家汽车设计公司,之所以能第三家拿到准生证,其对外的表述是“准备充足”。此前,长城华冠称,根据国家发改委及工信部发布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的要求,以严谨的态度逐项落实各项申报准备工作。 不过,即使拿到纯电动乘用车准生证,长城华冠未来的经营压力并不小。今年上半年,长城华冠营业收入2039.19万元,同比下降23.13%;利润净亏损3811.677万元,亏损额较去年同期增加。长城华冠高管称,亏损增长,主要因为纯电动汽车生产制造业务正处于前期准备阶段,本期费用大幅增加。据悉,2017年底前公司首款纯电动乘用车——前途K50将上市。

近日,美国江森自控能源动力亚洲控股有限公司与重庆市涪陵区政府签订了正式投资协议,标志着位列全球500强的美国江森自控公司投资项目落户涪陵工业园区。该协议约定美国江森自控有限公司将在涪陵工业园区投资兴建动力蓄电池制造、销售、研发和相关服务项目,年产约600万只高容量、全密封、免维护汽车蓄电池及其他高性能动力电池,打造高技术动力电池生产基地。该项目总投资1.22亿美元,占地200亩,达产后预计年销售收入约为15亿人民币。目前该项目正在着手准备征地拆迁、场平设计等前期工作,预计于2011年4月开工建设。 美国江森自控有限公司旗下能源动力系统是全球蓄电池产业主要品牌供应商之一,他以先进的生产技术和一流的品牌服务引领着世界蓄电池产业的发展方向。该公司投资项目的入驻,将带动涪陵汽车配套产业的发展,为涪陵成为重庆重要的汽车配套基地的蓝图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跨境电商进口监管新政拟作调整,新的调整意见目前正在部委之间会签,有望近期发布。 据记者了解,调整意见指向新政提出的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参照一般贸易的监管模式。调整意见拟暂缓一年实施新政所涉及的具体监管措施,保留新政对税率所做的调整。同时,调整意见要求跨境电商,在新政监管措施暂缓实施的一年过渡期内,要按照一般贸易通关单的要求进行准备,一年之后将严格执行一般贸易通关单的管理。 事实上,这也是4月8日新政实施以来对其进行的第三轮调整。在此前的两次调整中,监管部门先是对首次进口商品的政策进行了微调,继而推出第二批正面清单以扩大其覆盖范围。 多部委密集调研 5月5日至7日,包括国务院办公厅、商务部、财政部、海关总署在内的多部门主管领导,对跨境电商新政实施一月来的效果及影响进行了密集调研,并听取了包括唯品会、小红书、聚美优品、天猫国际在内的多个跨境电商龙头企业的情况。 多部委之所以密集开展对新政影响的调研,是因为新政出台一月来,各种影响跨境电商进口的问题相继显现,特别是对以经营化妆品、保健品跨境进口为主的电商企业带来不小打击。 据《2015-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行业市场发展现状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悉,由于新政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参照一般贸易的监管模式,要求其在通关环节中增加报送通关单,而通关单需要产品在质检和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备案后方可开具。据企业方面介绍,此备案手续少则数月,多则一年以上。此外,还有海外生产商等原因制约了通关单的开具。这使得一个月以来,一些跨境电商进口单量锐减,甚至为零。 5日,记者在跨境电商较为集中的郑州保税物流中心,几乎没有看到物流货运车辆出入。据园区人员介绍,新政实施前,物流货运车辆每日在园区门口排起长队。 在一家门前停有4辆货运车的仓库内,仓库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新政前,仓库门前总是从早到晚停满了装货的车量。现在,仓库内原来每日满负荷运转的4条包装线现已停转了3条,在运转的一条双侧作业也只有单侧有工人作业。 而与包装线相邻的存储仓库内,记者看到,边角里堆满层层叠放起来的木质货物托架。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个5000平方米的仓库内曾经所有的地面都摆放了货架,货架上则堆放有一人多高的货物。记者在现场看到,这间仓库至少三分之一的地方已经空置。 博弈仍在继续 记者获悉,在近期密集举行的调研会议上,虽然明确了国家对于跨境电商的支持态度,但是,重点支持方向仍是B2B和出口。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将限制B2C的发展。 据一位参加6日在河南举行的调研会议的人士透露,多家电商企业和平台企业的代表希望监管新政暂缓实施,呼吁国家为跨境电商界定一个新的贸易管理类别,在落实细则中明确“正面清单”即表示准入许可,取消提交通关单。 对此,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电子商务研究室副主任张莉表示,采取过渡期的举措在预料之中。新政出台有些仓促,应该采取较柔性的手段,让渡出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让企业慢慢走过去然后再进一步规范。 “所以,一年的过渡比较切合实际。跨境电商本身是新生事物,政府和企业也都在适应市场,一年之后,应该还会出台折中的政策——更符合市场的要求,也更符合监管和规范要求的政策。而这一年的博弈,对中国跨境电商企业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事情,可以让企业和政府互相协调并达到一种平衡。”张莉说。 不过,张莉认为,政府对产业进行规范就是要让无序竞争、不正当竞争和损害国家利益的手段被淘汰掉,因此这样的规范不仅不可能取消,今后肯定会进一步加强。 她说,进口不能影响国内的经济和相关产业的发展,所以鼓励民生消费的同时也会兼顾国内产业的发展。如化妆品和母婴用品,有一部分进口,一部分依靠国内产业,我们也可以更多引进其他类别的产品。从短期看,跨境电商可能会有一个下行过程,但是,任何产业都不可能一直呈高速增长,放缓后市场进行整合,之后进入第二轮增长期,调整中可能会导致一些原来依靠低成本竞争的企业淘汰出局。 “虽然备案要求致使化妆品和保健品受到的影响较大,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大多数进口都停下来了,可能是企业在联合对抗,希望政府对政策进行调整。但是,企业应该做的是尽早调整,越早调整越能占到先机。”张莉说。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办公文教,转载请注明出处:江森自控动力蓄电池项目签约落户重庆,不再核

相关阅读